注册

医生万字长文怒揭肿瘤治疗黑幕,理顺医患关系,商业医疗险能做的还有很多

2021-04-27 21:50:37 心博天下直营网 

  注:本文作者蔡卓,系上海镁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产品创新中心总经理,卫生经济专业背景,从事医疗险工作近20年。共同作者龙禹、王超为其团队成员,均为药学专业背景,并有多年医药企业工作经历。

  4月18日,北京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生张煜在知乎平台发表名为《写给我挚爱的国家和众多的肿瘤患者及家属——请与我一起呼吁,请求国家早日设立医疗红线,遏制肿瘤治疗中的不良医疗行为》的长文,引发社会热烈讨论。

  文中,张煜医生提到目前公立医院肿瘤科室实际操作时的种种不规范:医生给出的诊疗方案中,存在故意夸大病情并采用辅助化疗、没有依据下加用未被批准的药物、在化疗中替换药物等现象。

  这一抨击令人震惊。昂贵的肿瘤药品不少在医保支付范围外,患者需要自费购买。即便在医保范围内的药品,也常受公立医院相关指标的限制,医保实际支付有限,患者自付或自费的压力依然沉重。面对医患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患者处于弱势的一方,对于前述不良的医疗行为,也只能被动接受。谁来帮助患者?谁来规范医者?谁能改变这些不合理的行为?

  除了医疗主管部门,商业医疗险作为医患关系间专业的第三方,是否也应该反思: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本文试图以药品目录为对象,阐述国内外实践做法,并对国内商业医疗险药品目录管理,提出看法与建议。

  商保应在医患间发挥更大作用

  医疗险是患者的代言人,药品目录是医疗保险最重要的管理工具之一

  医疗的专业化程度高,医患之间普遍存在强烈的信息不对称,普通患者的医学决策参与能力几乎为零。医生(服务供方)具有高度话语权,患者(服务需方)更多只能被动遵从、接受。医疗行为的规范,除了靠医疗人员的职业操守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健全的规范机制。

  无论从理论或实践的角度而言,医疗保险正是这样的规范机制之一。医疗险除了为患者支付医疗费用,分担因疾病造成的经济负担外,更重要的是利用第三方的专业优势和支付地位,改变患者在医患两元关系中的的弱势地位。

  医疗险通过一系列的管理手段,评价、筛选医疗项目,规范医疗行为,避免医患双方都可能出现的医疗资源滥用、误用,以及直接与医药行业谈判议价,从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确保医疗服务品质。这一系列的管理手段,包括约定支付范围、支付标准、支付方式,以及相应的动态调整机制等。

  可以说,医疗险是患者的代言人,是医疗行业的指挥棒。但在确立“代言人”关系之后,要成为“指挥棒”,医疗险首先要有医药技术评估的“度量衡”。

  “度量衡”即,运用卫生经济学理论,进行卫生技术评估(HTA,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对各类医疗卫生技术(如药物、医疗器械、疫苗、诊疗技术等)的技术可及性、临床安全性、有效性(对患者健康的改善能力)、经济学特性(成本、收益)和社会适应性(社会、法律、伦理道德和政治影响)进行系统性的全面评价。

  通俗地讲,就是对该医疗卫生技术值不值得买(300785,股吧)、买不买得起、该谁购买等问题的评估。

  药品目录是医疗保险最重要的管理工具之一,正是通过HTA,评价和筛选适宜、有效、成本可控的药品,并基于HTA结果,与医药行业谈判议价,确定药品目录以及对应的福利待遇、支付标准和动态调整机制等等。这在国内外成熟的医疗保险中都有实践。

  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4+7”带量采购、“灵魂砍价”等大刀阔斧的做法,使得医保药品目录在国内受到广泛的社会关注。药品目录关系到亿万患者的福利,更直接关系到众多医药企业的生死存亡,重要性自不在话下。但同样经营医疗保险的商保,各类管理工具的运用与实践还非常有限。尽管如特药保险、普惠城市险中,也设计有药品目录,但在内涵和实际运作上,尚存在种种问题。

  商保目录处境尴尬

  高度依赖医保目录,百万医疗险敞口风险下危机四伏

  长期以来,国内商保高度依赖医保的各种管理工具来设计产品,尚没有建立属于行业自身的管理工具。比如,只保障医保目录范围内的费用,或只保障医保定点机构或公立医疗机构发生的医疗费用等等。

  税优健康险:正面清单与负面清单,但单纯罗列且体量有限,未成气候

  回顾历史,国内商保产品中最早出现药品目录的,是2017年的税优健康险。产品形态由保险监管部门统一做出要求,保障责任包含医保目录外费用。

  出于赔付成本控制的角度,各家保司提出赔付药品及诊疗服务项目的范围,包括正面清单、负面清单两种不同的方式。但由于实际操纵繁琐,税优健康险保费规模有限,赔付体量更有限,实际未成气候。

  百万医疗险:报销医保目录外费用,但无目录管理,敞口风险下危机四伏

  低保费、高杠杆的百万医疗险,是国内商业医疗险的重大突破。百万医疗险的保障范围不只涵盖医保目录内的费用,还包括了免赔额之上的自付、自费费用,但该类产品通常采用后报销模式,未与医药供应链进行议价。

  可以说,百万医疗险是一个没有管理工具,存在敞口风险的产品。

  百万医疗险只面对健康人群、获得感低,需以高昂的费用支撑销售。业务开展之初,问题暴露有限,随着时间的推移,粗放管理下,百万医疗险的赔付风险逐渐走高。在高费用、高赔付并存之下,就必须以高定价来支撑。一旦难以维系,死亡螺旋无可避免。近期某保司出现的停售争议,正是这一困境的体现。

  特药保险及普惠城市险:基于药品目录及直付模式设计形态,但仅单纯罗列,缺乏规范评估依据

  近年特药保险、城市普惠险等业务发展迅速,陆续出现了附有药品目录的产品形态。但目录大都仅是清单呈现,缺乏完整的评估与筛选机制,甚至部分产品以药品数量为卖点,可以说尚处于目录管理的初期阶段。

  截止2020年底,全国共发布普惠型城市险产品102款,涉及22省,其中超过8成包含特药保障。我们选取其中3个直辖市、13个省及自治州共计52个较为代表的产品进行分析。

  普惠型城市险产品的药品目录基本聚焦在肿瘤药,从药品适应症上看,目录药品涉及前四位的,为肺癌、乳腺癌、白血病和淋巴瘤,超过半数的目录涵盖以下药品:

  样本目录中药品数量从12-40种不等,83%的目录集中在15-20种药品,但大部分目录并不能完整覆盖常见癌症种类。部分目录还包含医保目录内的药品,52个样本中就有10个。

  国内外药品目录管理镜鉴

  不是单纯的药品清单罗列,卫生技术评估不可或缺

  纵观国内外各种典型的医保药品目录管理,卫生技术评估(HTA)都不可或缺。

  欧洲高福利国家:药品目录以卫生技术评估为前提,新药直接进目录

  英国实施全民医保制度,承担国民几乎全部的医疗费用,医保目录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即以排除法明确赔付范围,对纳入目录的药品不予报销,其余凡获准上市的药品,都直接被纳入医保赔付范围中。

  新药上市时药企必须提交卫生技术评估(HTA)报告,管理国家医保的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设有专门的卫生技术评估部门(NICE,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由该部门负责评审HTA报告。

  德国医疗保险包括法定强制保险和商业保险,强制保险占主流,由各类非营利性基金组织管理。药价由药企自由制定,而且获批上市的新药基本都能进入医保目录,但政府可通过医保支付价来控制药品的实际价格

  药品准入及医保支付价格的确定,都以HTA评估为前提。具体由德国联邦联合委员会或者联邦卫生部委托,独立实体机构卫生保健质量和疗效研究院(IQWiG)运作,在药品上市前,进行药品、外科手术、临床操作指南及疾病管理项目的评估和决策。

  自由竞争市场国家:以卫生技术评估为基础,商保自行制定目录,辅以配套工具规范医患行为

  美国的医疗保障体系以商业保险为主,医疗服务市场可自由定价,故很难存在国家层面统一的医疗保险目录。各保险公司与医院、诊所等机构,通过HTA专业评估,根据当地供需情况及自身经营策略,自行选择药品,再与药企协商药品的支付标准、支付方式等,达成协议即纳入目录。同时,保险公司还保持对目录动态调整的权利,以此驱动和规范医药端的行为。

  HTA最早就起源于美国,而且在美国,HTA机构大都为私立机构。

  对于患者,药品目录除了是一个动态的清单(Formulary),还分有不同等级(Tier),等级越低,药品报销比例越高。最低等级的药品通常是普通仿制药(Generic Drug),品牌原研药(Brand Drug)的自付比例较高,其他专利药特别是一些昂贵的药物,比如基因药物,被列入特别等级(Specialty),自付比例最高。对于药品使用,还有相应的审核流程要求(类似预授权)、安排药品邮购等做法,引导患者合理用药,提高支付效率。

  国内医保:以“三目录”形式列明基本医疗报销范围,2017年首度引入综合卫生技术评估方法

  我国1998年确立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在此之前医疗保障体系以公费医疗、劳保医疗为主。据记载,早在1951年的《劳动保险条例企业的医疗药品分类名单》就涵盖了498种药品,并设有分类报销管理,可以说是国内最早的药品目录。

  医保制度确立以后,“基本医疗”的界定一直是业界讨论的重要课题。究竟是排除法还是纳入法,以“广覆盖保基本”为原则的医保,最终以“三目录”形式,对基本医疗的报销范围做了正面清单圈定。

  2000年第一版《国家药品目录》发布,涵盖1525个品种,药品分为甲、乙、丙类,其中甲类、乙类为列明式,医保全部或部分报销,剩下的为丙类,由患者自费承担。

  之后国家药品目录逐年修订,对药品数量、支付标准、修订频率陆续做了调整,并逐步将各地方药品目录制定和调整的权力集中起来,形成更强的议价力。

  2017年,国家在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中,首次引入药物经济学等综合卫生技术评估方法,对价格较高或对医保基金影响较大的专利独家药品进行了谈判。之后17种抗癌药品谈判成功并被纳入医保目录,平均降价幅度达56.7%,谈判后支付标准大幅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

  2018年,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达成共识,在医保目录的更新流程中,强化卫生技术评估(HTA)作用,由专业机构提供高水平的技术评估报告,辅助医保目录的准入决策。

  2019年4月,国家医保局发布《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提及医保目录调整,以药物经济学的方法进行评估。

  2020年第六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发布,更是明确“建立完善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原则上国家医保目录每年调整一次”,“对同类药品按照药物经济学原则进行比较,优先选择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临床必需、安全有效、价格合理的品种”。

  特别是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充分发挥单一支付方的优势,“4+7”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措施,大幅降低了医保费用支出,近年来逐年深入,成效显著。

  药品目录制定和调整的流程,包括多个阶段,其中企业申报、专家评审、谈判竞价为分开独立,保证公正透明运作。其中评审阶段,以临床需求为基准、以疗效价值为依据,特别是以仿制药疗效一致性评价为前提,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医保基金影响测算,即HTA专业评估。确保在“以收定支”的原则下,实现医保基金支付的最大效率。然后,才是谈判议价,最终确定药品目录。

  综上,国内外医保药品目录管理,并不单纯只是药品清单的罗列,而是以卫生技术评估为基础,评价、筛选、谈判、议价、调整的结果,但这在国内商保领域,几乎还没有应用。

  商保目录怎么办

  应聚焦医保目录外药品、面向客户多元需求,注重实际支付体量,以及创新医药支持

  作为医疗险管理的基础建设,商保目录的建立和完善,对于商业医疗险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商保目录是维护患者利益、促进市场良性竞争的工具,也是医疗险行业与医药行业沟通合作的抓手。

  商保目录的定位,是医保的补充,满足患者医疗品质需求,应聚焦医保目录外药品

  商保是社保的补充,是为在基本医疗保障之上,满足患者更高医疗品质的需求。如果商保直接套用医保目录,则违背医保补充的定位。

  在医保支付范围外,商保药品目录筛选临床价值高、治疗效果好的药品,满足患者多层次的保障和服务需求。并且目录的范围,从相对标准可操作的肿瘤特药,可逐步扩展到其他药品、器械等范围,努力成为创新医药准入医保的前站。

  商保目录的制定,首先要有疗效、安全、成本评估的“度量衡”

  医疗服务技术或药品,是否安全、有效,用户很难辨识优劣好坏;成本多少、直接间接收益多少,单纯保险技术也很难衡量,需要基于卫生经济学理论、卫生技术评估方法,依托各类指标做循证评估,且应秉持公开公正公平原则,不受相关药品生产企业干涉。

  商保目录的制定,应先有基于疗效、安全、成本评估的”度量衡”,才能在药品之间做客观比较,做赔付影响测算,医疗险才有技术基础与药品行业对话、议价。

  商保目录的形式,是基于不同层次需求的多元、分类、动态清单

  “广覆盖保基本”的医保,其基金使用原则是“以收定支”。在此原则下,比如医保药品目录只会有确定的一个。而商保自愿投保,根据不同人群不同层次需求不同预算,可以有不同的产品形态。

  因此,商保目录不应是行业统一的、唯一的药品清单,而应是基于统一规范的“度量衡”客观评估,各市场竞争主体根据自身经营策略,以及直接或间接地与药企谈判议价,设计药品目录清单,并且可以区分不同药品设计不同的赔付待遇,以及明确配套的用药流程、用药规范。

  重疾定义是商保行业比较熟悉的是重疾类健康险产品管理工具,更多是赔付疾病定义的规范,以及基于相对稳定发生率的定价规范。

  与此不同,商保药品目录是医疗险类产品的管理工具,管理对象是医保外日新月异发展的医药技术和服务,受临床实践、医保政策、医疗环境、商保实践的影响,药品的治疗效果、可及性程度、患者直接间接的经济负担、保险端与医药供应链议价的能力都会发生变化。因此商保目录应是动态调整的。

  商保目录的生命力,取决于医疗险的实际支付体量,以及对创新医药的支持

  商保目录是商业医疗险提升支付效率的管理工具,是以保险支付为前提的。某种意义上说,医疗险是医药服务的“团购”,如果没有“团”,或者说实际支付体量有限,那么目录的价值就无法发挥。

  国内商业医疗险管理尚处于初级阶段,需要管理工具基础建设,更需要加快支付体量的汇聚。特别对于无法第一时间全部纳入医保的、临床价值好、安全有效的创新医药技术,商保应努力汇聚其支付体量、提高支付占有率。

  肿瘤医生抨击的肿瘤用药不良医疗行为,需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的整治,更需要社会力量、市场机制的帮助。药品目录是商业医疗险成为患者的“代言人”后,建立“度量衡”后的管理工具,是商业医疗险成为医药行业“指挥棒”的前提。

  只有帮助患者客观评估、合理购买和使用最适宜的医药,促进医药行业规范和资源配置效率,才能真正实现商业医疗险的价值。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网站地图 e乐彩娱乐平台直营网 777彩票网游戏直营网 588彩票官网直营网
太阳城娱乐游戏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申博怎么登入
澳门娱乐排行 拉斯维加斯游戏场直营网 588彩票平台 百合国际娱乐
588彩票网怎么样直营网 e乐彩,彩票平台直营网 e乐彩,彩票平台直营网 188彩票网注册直营网
777彩票网平台直营网 188福地彩票是否合法直营网 588cai.cc彩票网直营网 777彩票网app下载直营网
XSB238.COM 66sbmsc.com 66TGP.COM 557sj.com 999TGP.COM
8NTS.COM 729cw.com 958sj.com 981XTD.COM XSB885.COM
976SUN.COM 8DCS.COM 9888DZ.COM 8QHDS.COM 8HBS.COM
701SUN.COM 8KTS.COM 196psb.com 062xx.com 353SUN.COM